老戏骨们都在干什么?

前一阵,一位老演员被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当然,说风口浪尖,其实是夸张了:微博热搜都没上,话题讨论的阅读量还不到4000万。倒是有一批自媒体跟风发推文,赚了些十万加,不过如此。

压倒性的声音自然是惋惜感慨,进而上升到对没有演技的小鲜肉、小花们的常规批判。也有不一样的看法,说年纪大了就应该让位,说濮存昕放不下身段演配角,等等。

以濮存昕为代表,观众口中的“老戏骨”其实是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。众说纷纭的背后,有一个事实很值得探究:这些“受冷落、被边缘”的老戏骨们,如今到底都在干什么?

还是先说回濮存昕吧。

其实开头敲下“老演员”三个字的时候,我自己都有点恍惚。因为在印象里,他一直是那副长身玉立的模样。我们习惯了从海报上看到他,从舞台上看到他。远远地看,一是看不大真切,二是心理预期战胜了眼见为实。于是,濮存昕的形象一直在脑海里定格。

濮存昕在北京人艺的绰号是“濮哥”,连带着各个年龄段的观众都喜欢叫这个听起来亲亲热热的名字。叫了那么多年,如今蓦然回首,才发现“哥”早就“升格”成了“大爷”——濮存昕1953年生人,今年65岁了。

新开播的《国家宝藏》第二季,邀请了濮存昕做嘉宾。高清的镜头逼近,那是一张老态毕现的脸。让人惊讶于岁月痕迹的同时,也让人猛然反应过来:这个曾经的荧屏常客,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在电视上了。

但他一直还在演戏。对,演话剧。想看濮存昕的表演并不是什么难事,只要留意北京人艺的演出信息,你就会发现,一年能见上他好几回。而且票也基本不用抢,比较轻松就能买到。

事实上,不只是濮存昕,北京人艺麾下的冯远征、梁丹妮、龚丽君、卢芳等等知名优秀演员都是这样。只要你想看,就能看到,完全不费劲。几百块钱可以拿到相当好的座位,近距离感受高能飙戏。

如果我们再把圈子扩大,打破院团和地域的限制,你会惊奇地看到更多名字。只说今年,杨立新、陈佩斯、雷恪生、刘佩琦、蒋雯丽、何赛飞、吕丽萍、张国立、王刚、张铁林、金士杰……这些响当当的老戏骨,都在话剧舞台上贡献出了自己的精湛表演。少则几场,多的甚至有几十场。

陈佩斯、杨立新主演《戏台》

蒋雯丽主演《明年此时》

铁三角主演《断金》

金士杰导演、演出《演员实验教室》

他们演的东西没人看么?

并不。老戏骨们从来没有远离过他们热爱的事业,也从来没有失去真正热爱他们的观众。

他们只是离那个大众关注的、纷纷扰扰的演艺圈越来越远,或者抽身而出,或者让自己退到角落、淡成影子。

为什么呢?这事其实挺复杂。

如今批判小鲜肉、小花的拙劣演技和粉丝们的疯狂盲目成了一种政治正确。批判没毛病,但批判不解决问题。逐利是资本的天性,片方投资是为了赚钱,想赚钱就得有卖点。“为艺术而艺术”不实际,更不可能长久。所以,痛心疾首的批判背后,是我们必须承认且接受这样的事实。

另外一个事实是:在电视电影的屏幕上,上了年纪的演员,本身就是比年轻演员戏路窄。

一方面,电视电影的超清超近,决定了演员必须扮演和他年龄相符的角色,否则就会让观众看了不舒服。比如刘晓庆的“傻丫头”,这么多年都是群嘲的对象。

另一方面,电视剧电影的主要消费群体是年轻人。能够引起他们共鸣的,自然也是和他们年龄段相近的人和事。

在这两种因素的作用下,留给老戏骨的角色选择就少得可怜了:主角的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、师傅师娘,大体如此。这样的角色当然也能体现出演技,但演得多了,难免套路化。于是,我们看到韩童生老师,就能脑补出一个倔强又有点暴脾气的老爸;看到张晨光老师,就知道作为他孩子的男主角或者女主角一定壕气冲天。

演员都喜欢有挑战性的角色,没有人甘于重复自己,我也相信没有人愿意一个接一个的演烂片。但是如今很多烂片都喜欢拽老戏骨下水。对此有一些说法流传,说老戏骨们不爱惜羽毛,什么戏都接,白白浪费了大好的演技。这种清高的论调,呵呵,实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老戏骨们热爱艺术,但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。他们同样需要填饱自己,补贴家庭。金士杰就是个典型例子。金士杰这几年在大陆参演了大量的电影电视剧,其中有很大部分让人一言难尽。但他不只是个演员,更是个父亲。满足观众热切期待之前,他得先养活自己刚上小学的一双儿女。

围绕着老戏骨们的话题,这几年被炒得挺热。然而这种热闹似乎一直是观众们的自high,老戏骨们本人不了解,也不关注。他们只是兢兢业业、按部就班地继续着自己的工作,接受着演艺市场呈现出来的现实。他们或许有感慨、有无奈,但更有自己的坚持。

说到底,喧嚣背后,有些东西从未改变:

老戏骨们,自己心里有杆秤。

观众们的心里,也有。

不许动!

还有好看的:

福利

首页滚动